台灣農藥用量創17年新高!美國法院判嘉磷塞賠償天價、保護嬰兒禁用陶斯松,台灣是否跟進?

文/上下游記者劉怡馨、蔡佳珊

孟山都販售恐致癌的「嘉磷塞」除草劑,日前美國舊金山高等法院判決,其必須賠償罹癌的校園管理員強生(Dewayne Johnson)2.9億美金(約90億台幣)。此外,美國法院也下令禁用恐損害嬰兒神經的「陶斯松」。但這兩項農藥在台灣的銷售額,卻分別位居第二名及第六名(2016年),台灣是否暴露在高風險的環境下?是否該進一步管制或禁用該農藥?

另外,我國農藥單位面積使用量於全球名列前茅。以除草劑而言,2000-2014年間,我國每公頃除草劑用量平均為4.22公斤(以有效成分計),約莫是法、德的3倍,荷、日、韓的1.5倍。就連種植基改作物面積世界第二的巴西,除草劑的單位面積用量都比我國少。2017年最新數據,更躍升為每公頃5.54公斤,創下近20年來歷史新高。

農委會推出十年農藥減半政策,但2017年我國農藥總用量合計1萬549公噸,是17年來的歷史新高,更比前一年增加1045公噸。最近引發爭議的這兩種農藥,國內用量皆高。根據防檢局統計,2017年嘉磷塞用量為1463.9公噸,是使用最多的除草劑。陶斯松用量535.1公噸,佔所有殺蟲劑的19%。(皆以有效成分計)

WeChat圖片編輯_20180815171222

WeChat圖片編輯_20180815171251

為何「農藥減量」的目標不進反退?馮海東坦言,這增加量是不正常波動,應與去年巴拉刈爭購有關,此外因去年才開始要求農藥生產業、進口業、零售業向防檢局申報,「可能會跑出來一些以前沒有照實申報的量。」

防檢局:孟山都判決是陪審團決議,並非科學證據

「目前世界各國都認為嘉磷塞沒有致癌風險。」防檢局局長馮海東表示,2015年世界衛生組織癌症研究機構(IRAC)將嘉磷塞調整為很可能致癌的2A等級致癌物,當時歐洲食品安全局(EFSA)、美國國家環境保護局(EPA)等都重啟評估,但各國的評估組織都認為沒有致癌風險。

馮指出,IRAC提出科學證據,認定嘉磷塞有可能致癌,但證據不充分。「大家一直誤解研究結果,現在證據只是有可能致癌,不是證實會致癌。」他認為孟山都的判決,是由陪審團的共同決議,並不是科學證據證實嘉磷塞致癌。

馮指出,在食品安全部分,嘉磷塞為系統性藥物,農民為了收成,使用上很小心,不會直接用於作物上。但我國公告的食品中殘留農藥檢驗方法──多重殘留分析法的373項農藥中,其中並沒有包含嘉磷塞,如何得知是否沒有殘留?馮表示,此法品項雖沒有包括嘉磷塞,但仍有個別方法可以檢驗其殘留,目前抽檢結果都符合標準。

嘉磷塞產品是否加註警語?防檢局:若確定致癌就不允許販售

馮海東表示,孟山都案例是使用者暴露於農藥的風險,而非食品安全,因此防檢局會再針對台灣使用者暴露狀況做評估。以保護農民立場,發現有風險就會提出來,但不見得一定是禁用,可以用防護措施達成。至於未來是否可能在產品上標註恐致癌警語?馮回應,如果確定該農藥會致癌,根本就不會讓它登記、販售。

藥毒所:消費者應無暴露風險,農人、工人需進一步研究評估

「上半年才啟動嘉磷塞評估,決議認為對消費者暴露風險低,但會持續監測、評估。」農業藥物毒物試驗所所長費雯綺解釋,藥物是否禁用,必須依照藥劑本身毒理、國家使用情形、暴露風險做評估。在藥劑毒理上,世界衛生組織癌症研究中心發現嘉磷塞會使動物致癌,但是必須至少兩種動物才能證明其確定致癌,且動物跟人體有差異性,各國都有啟動評估,但目前都未作出進一步管制。

費雯綺說明,美國由於種植基改作物,會將嘉磷塞廣泛噴灑在作物上。但台灣並未種植基改作物,不會直接噴灑在作物上,農民使用上也都很小心,避免影響到作物。

在暴露風險方面,費雯綺進一步指出,評估結果確定消費者沒有暴露風險,而針對接觸嘉磷塞量較大的農人、農藥工廠工人,確實需要進一步做研究,目前也正在進行當中。

ch02-04
民眾直擊鄉公所雇人在橫山鄉大山背地區道路大肆噴灑除草劑,工作人員毫無防護(許天麟提供)

嘉磷塞對食安、環境有風險?藥毒所:每隔幾年會檢驗一次

費雯綺強調,在食品安全及消費者暴露風險上不會有影響。但嘉磷塞噴灑範圍廣,對環境難道沒有風險?她解釋,藥毒所每隔五、六年會針對環境影響做評估,包括土壤、地下水、飲用水等,目前都沒什麼影響。

不過政府的環境影響評估真的夠徹底嗎?歐洲、美國都有資料顯示地下水驗到嘉磷塞殘留。為此,義大利兩年前已對嘉磷塞加嚴管理,德國也評估要禁用嘉磷塞。

費雯綺表示,每隔五、六年,也會特別檢測平時比較不常檢驗的農藥,嘉磷塞就是其中一種。由於近年外界關心嘉磷塞風險,藥毒所在2012及2014年,分別檢驗110件及167件國產蔬菜、水果等作物。兩次檢驗中,僅一件柑橘案例驗到殘留嘉磷塞,殘留值為0.03ppm,低於容許量。

而外界關注的進口基改黃豆部分,藥毒所在2015及2016年檢驗10件及8件進口黃豆,皆有驗出嘉磷塞,但都低於容許量。而國產黃豆則抽驗11件,驗出一件殘留值為0.02 ppm,也低於容許量。

不過黃豆的嘉磷塞容許量高達10ppm,要超過也難,之前就有環團質疑此標準是為進口基改黃豆特別放寬。

39123633_2215410991805719_4408480739012640768_o-1
嘉磷塞在黃豆的殘留容許量為10ppm,顯然較其他作物高出甚多,被質疑是為進口黃豆開方便之門(圖片來源:衛福部食藥署)

郭華仁:應全面減少使用除草劑

針對防檢局認為沒有足夠科學證據證實嘉磷塞致癌,台大農藝學系名譽教授郭華仁則指出,其實已有許多科學證據證實嘉磷塞使動物罹癌,至於人體研究,雖然僅兩、三篇,但都顯示對人體致癌,只是目前研究不夠多,僅能歸類為「可能致癌」。

以環境賀爾蒙觀點來看,嘉磷塞也可能造成許多慢性疾病。郭華仁表示,台灣嘉磷塞使用量過多,不只是在施用區附近,人體可能透過呼吸道吸收,土壤也無法完全固定嘉磷塞,所以會滲入地下水歐洲、美國都曾發現自來水、地下水檢測出嘉磷塞。

「應該全面減少使用除草劑。」郭華仁指出,即使未來限制特定使用者才能購買高風險農藥,但實際執行是否徹底,端看政府決心,「但那是必要、應該去做的。」

glyphosate-environment
嘉磷塞被葉片吸收,往下運行到枝條與根部,從根部滲入土壤、或殘存於死亡的根部,被土中生物和微生物分解。也可能轉移而被非目標植物吸收,造成藥害,作物殘留則可能進入食物鏈;或經土壤侵蝕而淋溶進入水體,影響水中生態。
(資料來源:Glyphosate in northern ecosystems. Marjo Helander , Irma Saloniemi and Kari Saikkonen. Plant Science Conferences in 2012)

除草劑用量屢創新高,環保署:管制權責在地方

2017年除草劑用量達4392公噸(以有效成分計),再創歷史新高。除了用於農田,許多公共區域也施用除草劑除草,包括學校、公園、公路等,對人體危害不容小覷。但非農用的除草劑管理卻是地方權限,中央難以規範,各地方政府也無專門負責單位,導致有法源依據卻無人管理的情形。對此,去年行政院食安會報要求環保署訂出草案,以管理公共區域噴灑除草劑問題。

WeChat圖片編輯_20180815175114

環保署危害控制組組長盧柏州指出,為協助地方政府處理公園、公路等地雜草管理,環保署已訂出非農地雜草管理草案,並將參考指引發給地方,希望以人工、機械、生物防治等方式除草。草案雖未訂出罰則,但地方自治條例都有清楚罰則,宜蘭、台北、高雄已經有自治條例。

「除草劑使用管制是地方權責,環保署只能將訊息轉知給地方。」盧強調,目前各國都未在中央訂出任何法規規範雜草處理,而是依照地區特性,由地方政府管理。只是近年大家對除草劑環境損害有共識,所以中央訂出原則,實際上管理仍是因地制宜,像是行道樹雜草可用人工除草方式,但高速公路分隔島,考量人工除草危險,就可考慮使用除草劑。

盧柏州表示,目前所知,像學校、醫院、公園,大部份都不用除草劑了。而鐵路、高速公路、高爾夫球場等,則因有特殊需求,仍會使用除草劑。

保護嬰兒,美國法院禁用陶斯松,防檢局:將強化管制

除了嘉磷塞引發爭議外,陶斯松也遭美國法院下令禁用。有研究認為,懷孕婦女接觸陶斯松後可能影響生下來的嬰兒,致使體重和智商降低。但防檢局局長馮海東認為,這部分的科學證據並不強烈,防檢局會重新審視,討論如何管理。

針對國內陶斯松用量高,馮表示這幾年有評估作業,希望強化管制,但仍未有明確結論。由於陶斯松不僅農業使用,也會用於家庭殺蟲劑,因此會跟環保署毒物及化學物質局商議統一管理,兩邊需有統一基準。如果只禁農藥,環境用藥仍繼續使用,那也沒用,因此雙方還在討論如何管制。

防檢局認為要先找到替代防治藥劑,再來檢討農藥的限縮範圍或是退場。對於陶斯松,馮海東指出,在農藥減量政策前提下,替代用藥並非一定是其他有機磷劑,將盡量推廣非農藥方法,像是栽培管理、生物防治等技術來替代。

費雯綺則表示,2015年藥毒所曾針對陶斯松做人體攝取量評估,因為陶斯松不僅用於農藥,也是環境用藥,常用於住家防治,加總起來攝取量已經超標,因此建議限制用藥。不過她補充,美國是擔心影響小孩發育而討論禁用,陶斯松並未在致癌等級B、C級裡,並無足夠證據證實致癌。

40460137365_3342511839_o
夏威夷居民聯合要求陶斯松不得使用於學校附近區域(圖片來源:https://bit.ly/2MKfANx)

馮海東:陶斯松與嘉磷塞都已列入評估清單

馮海東指出,陶斯松和嘉磷塞都已經列入評估清單,陶斯松是高用量又高風險,嘉磷塞則是高用量,要等評估完才會宣布管制措施。

針對高風險農藥的管理機制,馮表示,除了找出替代用藥,整體制度上,將提高高風險農藥購買困難度,可能限制有處方籤才可取得該藥,或是必須由專業代噴者、有一定防護措施,才能購買該藥劑。

而相對安全的農藥,購買上就較便宜、方便,並針對生物農藥給予補助,產生誘因;此外還要推廣綜合藥物管理觀念,不要過度依賴化學藥品。

農藥總用量創17年新高,防檢局:巴拉刈搶購與如實申報使然

農委會推出十年農藥減半政策,但2017年我國農藥總用量合計1萬549公噸,是自2000年以來的新高,比前一年增加1045公噸。

為何「農藥減量」的目標不進反退?馮海東坦言,這增加量是不正常波動,應與去年巴拉刈爭購有關,因巴拉刈即將禁用,不少農民搶購囤貨,大概是平時兩年的銷量。

但除草劑之外,殺蟲劑與殺菌劑的用量也都較前一年更多出三、四百噸,馮海東則說明,因去年開始要求農藥生產業、進口業、零售業做電子申報,無處可避,「可能會跑出來一些以前沒有照實申報的量」,往後統計數字會越接近真實狀況。

防檢局農藥科解釋,以前數字都是農藥業者自己跟公會良心陳報,去年開始要求要跟防檢局陳報,會上下游勾稽,所以用量數字看似提升,今年一月更推動電子化陳報,往後業者皆需如實申報。


*文章來源:上下游News & Market

CHOIA

Written by CHOIA

中華有機產業協會

發表迴響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